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悟空传

  白晶晶听后哈哈大笑,前仰后合仿佛她眼前不是麻杆而是那八十万,她也可以从那八十万里获得快感。苏杨一看这情形心虚得要命,用一种警惕外加哀怨的目光侦查着面前这对快乐男女,仿佛看得不是自己兄弟和女友,而是一对正策划谋乱的奸妇淫夫。只是苏杨目光非常软棉无力,麻杆和白晶晶不但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讨论更加热烈。特别是麻杆,看白晶晶的时间比看路的时间还长,基本是脑门朝前脸朝后开车,说到激动之处还双手脱离方向盘要和白晶晶握手。苏杨一看苗头不对赶紧用力捏白晶晶手,又吹胡子又蹬眼睛,暗示白晶晶不要第七幕 亲爱的,不要跑(2)悟空传  白晶晶无奈只得披着睡衣下楼,看到苏杨时杏眼圆瞪刚准备发火,结果话还没出口就被苏杨指着鼻子猛骂:“你,你,你混蛋,你怎能这样呢?”白晶晶忙问:“我哪样了?你半夜三更发什么神经啊?”苏杨又是摇头又是愤怒又是伤感地说:“我知道你嫌我穷,跟着我没好日子过,我知道是我不好,可你也不能花日本人的钱啊,你也不能和日本人过夜啊!这日本人,这日本人……”,苏杨一激动说不出话了,过了好半天才说:“这日本人杀了我们多少中国人啊!”

悟空传

悟空传​‍

  所幸那哥们英语还不错,不但听得懂,结结巴巴还能讲几句,于是也用英文对白晶晶说要请教她一个问题,不知可否告知。  钱在空中飘荡我们没有理想  苏杨读高中时教育制度远没现在健康,还流行会考制度,作为高考的开路先锋,凡会考不过的同学就没资格参加高考,因此通往高考的道路更显残酷。麻杆就是会考制度的牺牲品,因为会考九门科目总分加起来不到200分,所以只得提前解甲归田。高考事件对麻杆打击甚大,暑假里看到同学一个个欢天喜地上大学这混蛋就躺床上一边手淫一边思考如何结束自己生命,麻杆老爹看到这情形吓傻了,连忙掏出十万人民币把他宝贝儿子送到上海一家中澳合办的大学,这所学校以收费吓死人不偿命闻名全上海,号称每个学生在上海读两年书后都能到澳大利亚数袋鼠、等再回到中国后就成了“海归”,只要嘴皮一动说两句洋文就能当什么CEO,到时就算躺在马路上睡觉都有人往你怀里塞钞票,从此荣华富贵是挡也挡不住!  织,欺骗这些跃跃欲试的新生们说他们的社团不但可以展示才华锻炼才能,而且对以后找工作有莫大好处,更有机会拥有美丽的爱情……说得比传销都动听,刚入学时,苏杨成天奔波在这些社团座谈会上,忙得不亦乐乎,最后觉得自己实在才华横溢,能够施展才能的地方太多了,就算同时参加十个八个也没什么问题,只可惜基本上所有社团都以收会费的名义向这些新加盟者狠狠宰一笔,如果每个社团都交会费的话,那么苏杨很可能会饿死,所以思考再三,他决定只加入话剧社,并自告奋勇担当导演助理。对这个职务,苏杨兴奋了很长时间,一度认为接近了自己的导演梦想,苏杨暗下决心,要在大学期间好好写几个牛B剧本,导演几场牛B话剧,成为校园张艺谋。苏杨把这个想法对话剧社社长说了,得到了社长大人的高度赞扬。话剧社社长是个瘦高的天津人,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看人喜欢把眼睛贴在对方脸上,此人脸颊消瘦,终日苍白,看上去鬼气腾腾,说话也阴阳怪气,整体给人的感觉形如西方吸血鬼,按理说,这种破坏校园形象的人应该被校方藏起来的,却不知何故,居然做到剧社社长。吸血鬼听了苏杨意气昂扬的描述后对苏杨大为欣赏,认为是可造之材,当场拍着胸脯说要好好培养苏杨,只要他肯听话好好为话剧社出力,过两年这个社长职位就传给他,这个许诺强烈刺激着苏杨,让他更加认定话剧社是实现梦想的所在,于是成天跟着吸血鬼,人前人后端茶倒水也心甘情愿,就这样混了整整一学期,苏杨发现话剧社完全是群乌合之众凑合起来的草台班子,一大帮男男女女个个号称爱好话剧,可一天到晚什么都没做,一学期下来不但连场像样的话剧没搞出来,就连小品相声也没有,成天聚在一起完全就是吹牛,吹牛后就是寻欢作乐,男人发情,女人发骚,好好的话剧社弄得像“相约星期六”,还有那个吸血鬼也不检点,身为领导不注意形象,成天乱搞男女关系,利用社长的职务之便,勾搭话剧社里一些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女朋友接二连三地换,行为极度恶劣。大一时,苏杨还比较正直,也很固执,对这些不良现象很是看不惯,于是几次冲动地找了吸血鬼谈心,希望他能收起花心把精力放在事业上,好好领导众人大干一场,以振话剧社雄风,没想到苏杨的一片良苦用心,却遭到吸血鬼的尖锐批评,吸血鬼告诉苏杨,话剧社是校团委管辖的社团,其实就是用来充充门面,如果没有团委布置任务就不需要表演节目,就算自己排练了团委也不让演,所以无需白费心机,还是享乐为妙。吸血鬼回答完工作问题后,话题一转说到个人作风问题,吸血鬼强烈表示男人如果不玩弄女人那就不是男人,风流不是他的错,怪只怪他过分美丽,现在有便宜不占那简直就是王八蛋,要是你看不惯只能说明你心胸狭隘在嫉妒他的强悍。苏杨对这解释很不满,觉得这样做是在玷污他的理想,是猥琐和逃避,多次交涉之后深感无望,终于一次,忍无可忍当面把吸血鬼臭骂了一顿,奉劝吸血鬼小心点,别让女人把撒尿的玩艺割掉,然后拂袖而去,退出了话剧社。悟空传

悟空传

悟空传

  听到这个回答,郝敏哭得更厉害了,一边痛哭一边含糊不清地说:“我谈过六个男朋友,和五个男人同居过,打过三次胎——你还喜欢我吗?”悟空传

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