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邓紫棋

王运是前清翰林,入曾国藩幕,民初出任国史馆长,政局风云,变幻莫测。他审时度势,深感袁世凯复辟帝制的前景不妙。这位研讨“帝王之学”的国学大师急流勇退,慨叹“吾道不行”,挂印裹金,拂袖归山,退避湘潭,消磨悠闲岁月去了。而杨度正热衷于当新朝宰相,终究不如恩师老谋深算,仍然竭力鼓吹君主立宪。王运对筹安活动很为反感,便复信杨度,劝他功成身退,奉母南归。当时,朝廷上下,人材济济,武则天凭借自己的明察善断,在大批人材志士中遴选出许多出色的将相,委以国任。如宰相李昭德、魏元忠、杜景俭、狄仁杰、姚崇、宋、张柬之等,边将唐休景、娄师德、郭元振等都是一时的人选。故而即使在群奸、酷吏出入宫廷的不正常情况下,整个国家仍然保持正常状态。不但免于内忧外患,而且经济、文化都有较大发展。这同武则天的政略不是没有关系的。为纪念他的夫人,梁启超做了一篇饱含悲痛之情的《祭梁夫人文》:邓紫棋重要的不是收入增多,而是清华大学提供给他更好的自学条件。有个记者写他这段期间勤学的情形:“清华的藏书比金坛自然丰富多了,对他来说有这个就足够了。他每天徘徊地数学海洋的岸边觅珍探宝,只给自己留下五、六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一个自学者对知识的巨大吞吐力,这时惊人地表现出来!他甚至养成熄灯之后,也能看书的习惯。乍听起来不可置信,实际上是一种逻辑思维活动。他在灯下拿来一本书,对着书名思考片刻,然后熄灯躺在床上,闭目静思,心驰神往。他设想这个题目到了自己手上,应该分做几章几节。有的地方他能够触类旁通,也有的不得其解。他翻身下床,在灯下把疑难之处反复咀嚼。一本需要十天半个月才能看完的书,他一夜两夜就看完了。真好似:“风入四蹄轻,踏尽落花去!”

邓紫棋

邓紫棋​‍

那是在他高中毕业后参加北郊福利工厂以后,同伴中有个秀丽丰满、小他4岁的姑娘在注意他。这姑娘虽然由于幼年患小儿麻痹症左腿行走略有不便,但她那清澈的眸子能够发现生活中的力量、色彩和美。她看到:有那么多人关怀和帮助着李成刚。当他在北郊体育场练跳远时,有位忠实的朋友风里雨里陪着给他挖沙坑、量距离,盛夏被蚊子咬得满身疙瘩也不怕,那是面刚的中学同学刘振友;看到成刚的跳鞋不跟脚,北仓中学体育老师把自己的钉鞋送给他穿;北郊体育场的管理人员更给予他一切方便……--这不过是男女之别的其中一个例子,其余的例子则是:(A)电子计算机保用期限的一半(B)某一群人平均寿命的一半(C)放射性物质衰减一半所需的时间(D)星球年龄已到“中年”。暗室露出一线光亮了。王维克已经重回金坛,师徒会面,化罗庚从王维克的手中借到一些数学书籍,开始他的自学了。邓紫棋半年前,我坐在广告公司的厚垫椅子上,收入稳定,还可支取交际费和车马费。后来,颊上有一小块不痛的硬伤,经过检验,发觉是恶性的。在癌症恐怖下,便立下决心。“克丽丝汀,”我对妻子说,“我一生想从事自由写作。现在趁自己还行的时候,一定要试试看。”

邓紫棋

邓紫棋

1965年初,与科罗廖夫长期共事的杰出的工程师沃斯克里森斯基突然死亡,年仅52岁。科罗廖夫又遭受了一次严重的精神打击。沃斯克里森斯基与科罗廖夫具有大致相同的经历和不幸,过了几年的铁窗生活,承担了十年来神经高度紧张的工作,最后短命夭亡,默默无声地走进了坟墓。“顾问”,这是所有老纳粹分子和战争罪犯赖以生存的护身符。现年七十七岁前党卫军军官瓦尔特·劳夫在智利生活安定,还发了大财,当上了一家鱼罐头厂的经理。他现在还担任独裁统治者皮诺西特的“共党阴谋顾问”。就是这个劳夫发明了骸人听闻的毒气车。仅在1941年12月至1943年7月他就用毒气车屠戮了十万人。1948年,这个血债累累的刽子手在意大利失踪了,一群僧侣把他送过了南大西洋。直到1961年,劳夫申请退休时,联邦德国的律师们才重新找到了他的线索。逮捕令发出了,可是,当他1962年访问汉堡时却没有被逮捕归案。不论是左翼总统阿连德,还是他的政变后任、右翼的皮诺西特都没有把他驱逐出境。因为,在智利,谋杀案在十五年以后就不再被起诉了。两天以后,老施特劳斯的灵柩被抬到了庄严的圣斯蒂芬大教堂。整个维也纳有十万人来为他送葬,各处钟楼上几百口大钟齐鸣,哀声在空中不住地回荡。在送丧的最后一程,施特劳斯乐团的成员们把他的灵柩从四匹黑马牵引的灵车上移下来,抬上肩膀,一直送到卡伦堡多勃林教堂的墓地。当年,作为一个立志要成为音乐家的少年,他从书籍装订作坊逃到此地,就是躺在这一片芳草如茵的山坡地上。邓紫棋在家里,父母所关心的是,不要让杰伊与同龄儿童完全脱离接触。在天气晴朗时,就让他象邻居的孩子一样上街玩耍。“最恼火的是他不按时入睡。他等待着,直到我们不再有任何动静,然后悄悄地溜进过厅,打开电灯,通宵读书。”

编辑:
返回顶部